花样的麻豆

花样的麻豆

效果将药连服六剂,周身之黄已退十分之七,身形亦渐强壮,脉象已复其常。治腰疼者因先有此等说存于胸中,恒多用补肝肾之品。

夫石膏之性《神农本草经》原谓其微寒,若遇阳明大热之证,当放胆用之。此方原亦用灶心土煎汤以之代水煎药,而此时呕吐已止,故可不用。

尝阅李氏《本草纲目》,鸭肉性凉善治痢,鸭蛋之腌咸者亦善治痢,而未尝言及鸭肝。拟用拙定通变白虎加人参汤,及通变白头翁汤二方相并治之。

证候表里俱发热,胸膈满闷有似结胸,呼吸甚觉不利,夜不能寐,其脉左右皆浮弦有力,舌诊断此病系在太阳而连及阳明少阳也。以芍药与方中甘草并用,即《伤寒论》中甘草芍药汤,为仲圣复真阴之妙方。

其脉左右皆弦硬而长,重诊甚实,经中西医延医二年,毫无功效。而其大便犹一日溏泻四五次,此宜投以健胃固肠之剂。

效果将药连服三剂,病即全愈,因即原方去桂枝以熟地易生地,俾再服数剂以善其后。特是生用之则苛辣过甚,故加甘草和之,且能逗留干姜之力使绵长也。

Leave a Reply